亚星国际

国内新闻 > 正文

最新研究报告揭露郑国恩关于新疆人口问题的六个谎言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4日 17: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乌鲁木齐9月14日电 新疆大学网站14日刊出该校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林芳菲撰写的研究报告《对郑国恩关于新疆人口问题谬论的事实回击——基于新疆各族人民生育意愿的调查研究报告》(以下简称《研究报告》)。该报告指出郑国恩的《绝育、宫内节育器和强制生育控制:中国共产党在新疆压制维吾尔族生育率的运动》存在六个谎言。

  《绝育、宫内节育器和强制生育控制:中国共产党在新疆压制维吾尔族生育率的运动》今年6月由美国詹姆斯顿基金会发布,后被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相关声明中和美联社的报道中引用,指责新疆的人权状况。

  《研究报告》称,郑国恩的报告宣称数据引用自中国官方发布的统计数据及报告,但事实上其报告充斥着大量捏造事实、篡改数据的地方。“中国政府强制新疆维吾尔族妇女节育绝育”的说法不过是美国一些具有反华背景的基金会及学者的故伎重演,他们通过捏造事实、篡改数据等手段炮制出了种种谎言。

  《研究报告》指出郑国恩的报告中,谎言一是新疆人口自然增长率急剧下降。

  郑国恩在报告中宣称,自2015年以来,新疆人口自然增长率急速下降,其中2018年和田和喀什地区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2.58‰,并借此将新疆民族平等的人口政策恶意诋毁为“种族灭绝”。

  《研究报告》称,根据《新疆统计年鉴2019》显示,2018年南疆四地州人口自然增长率情况如下: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为11.45‰,阿克苏地区为5.67‰,喀什地区为6.93‰,和田地区为2.96‰。郑国恩所引用的数据与客观数据严重不符。此外,他在提及相关数据时也未标明该数据的具体来源,其数据的真实性令人怀疑。

  新疆人口自然生育率出现的变动是正常现象,并且这一变动与中国政府长期推动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工作所取得的成就密不可分,更是新疆少数民族妇女自主生育意愿的体现。

  另外,新疆人口自然增长率下降的原因更绝非是蓬佩奥与郑国恩所宣称的由中国政府对少数民族居民推行强制生育控制政策造成的。2017年7月新修定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中明确指出,“新疆实施“城二农三”生育政策:城镇居民一对夫妻可生育两个子女,农村居民一对夫妻可生育三个子女”。而新修定的条例与此前新疆少数民族城镇居民可生育两个子女,少数民族农牧民可生育三个子女的计划生育政策之间并未任何冲突。这正是中国政府一视同仁地保护包括少数民族在内的各族人民合法权益的人口政策的具体体现。

  《研究报告》认为,所谓对少数民族居民推行强制生育控制政策纯属无稽之谈,将新疆民族平等的人口生育工作抹黑为“种族灭绝”,更是反映了某些西方国家和机构极其险恶的用心。

  谎言二是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制定了2020年该州自然增长率接近于零的目标。

  郑国恩的报告称,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设定了前所未有的接近零的人口增长目标”,即该州2020年人口自然增长率降低至1.05‰,并借此论证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采取强制生育控制的说法。

  事实上,郑国恩完全篡改了克州相关文件的数字。克州卫健委预算报告中,“人口自然增长率”使用的是百分比,即1.05%,其换算为千分比率后为10.5‰。郑国恩报告却故意篡改了比率的单位,捏造虚假数字来恶意攻击抹黑中国政府在民族地区推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谎言三是违反计划生育的妇女将被送入教培中心。

  郑国恩报告称,新疆政府文件规定,违法生育者将参加教培中心学习,并“佐证”了“墨玉名单”中所提及的违反计划生育政策是参加教培学习的最常见原因。

  《研究报告》称,郑国恩虽然在其报告中引用并列举新疆各地州及县一级政府关于开展计划生育工作的文件,但所有文件从未出现郑国恩所宣称的“违法生育者将参加教培中心学习”的提法。相反,文件中不断强调遵照国家法律及地方法规开展相关工作。郑国恩报告别有用心地捏造了教培中心的设立与计划生育违法行为之间的关联,企图污名、否定新疆教培工作在反恐、去极端化方面取得的成绩,恶意攻击中国的计划生育基本国策。

  另外,郑国恩报告中提及的所谓“将违法生育者送入教培中心的‘墨玉名单’”早已被证明是捏造的,它的出现是西方炒作、抹黑中国新疆政策的惯用伎俩。

  谎言四是2018年中国宫内节育器新增例数的80%发生在新疆。

  郑国恩的报告中称“2018年,中国80%的宫内节育器(IUD)的新增例数都发生在新疆”。但根据国家卫健委出版的《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9》数据显示,2018年新疆新增放置节育器例数为328475例,全国新增例数为3774318例,新疆新增例数仅占全国新增例数的8.7%。显然,真实数据与郑国恩80%的结论相距甚远。

  谎言五是中国政府对育有一孩维吾尔族妇女进行强制节育手术,及库车县丧偶或丧失生育能力的育龄维吾尔族妇女数量大幅增加。

  《研究报告》认为,郑国恩的报告中没有任何证据来佐证妇女选择在育有一孩后使用宫内节育器是政府强制的行为,而非自愿的行为。他所谓的结论不过是其妄加揣测的产物。

  事实上,中国的生育技术服务一直实行国家指导和个人自愿相结合的原则,强调公民享有避孕方法的知情选择权,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各民族居民在充分知情且自愿的情况下选择进行节育手术,妇女享有根据自身身体及家庭的情况在孕育一孩后选择节育手术的自主权。

  谎言六是和田地区某街道的汉族人口自然增长率是维吾尔族人口的8倍。

  郑国恩在报告中称,2018年,和田市古勒巴格街道的汉族人口自然增长率是和田县的人口自然增长率的近8倍,并用此数据指责北京正加速推动“汉族殖民政策”。

  《研究报告》认为,首先,郑国恩在其报告中并未标注古勒巴格街道的街道自然生育率的数据来源,其数据来源的真假无从考证。其次,多种因素都导致一个街道社区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在一年内出现较大变动。再次,用一个可能存在特征人口变动的街道对比一个县的情况,借此反映一个地区的各民族人口的变化,这显然不符合人口统计学的基本规律。

  对比2017年至2018年和田地区汉族人口与维吾尔族人口数量的变动,不难发现,2018年和田地区维吾尔族总人口是增加的,而汉族总人口是减少的。《研究报告》称,在客观的数据面前,所谓的“汉族殖民政策”就是玩弄数字游戏制造的谎言。(完)

(编辑:裴春梅)
关键词: